即时新闻
微视频|陕西咸阳王小刚“正当防卫”案开庭 法庭冲突不断
时间:2023年11月05日 作者:程敏、李熙 新闻来源:中国正义反腐网·《反腐廉政月刊》杂志

       正义反腐网·《反腐廉政月刊》杂志社综合讯:(公民记者程敏、李熙报道)陕西省咸阳市民王小刚正当防卫案,近日在咸阳市一家幼儿园开庭,当地法院出动大批警力维安。据王小刚的法定代理人、妹妹王小琴说,法官不给亲属旁听,庭审中律师、当事人、法定代理人一度被赶出法庭。


2023年10月26日咸阳王小刚“正当防卫”案开庭,咸阳法院派出大批警察维安,法庭冲突不断。.png

2023年10月26日咸阳王小刚“正当防卫”案开庭,咸阳派出大批警察维安,法庭冲突不断。(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合成)


       王小刚正当防卫案起因于2022年9月26日,因王英强、王小刚父子到葛洲坝三公司上访喊冤,维稳人员马永奎持续两日持尖刀来到王家闹事。9月28日上午,马永奎提刀来到王家院子闹事,被王小刚用木棍打伤。后马永奎之子马建军开私家车冲进王家院子,结果把他父亲马永奎碾压在车下,并撞伤坐在院子里的王英强致其重伤瘫痪。


       随后,王小刚被警方带走并且被指定监视居住。


2022年9月28日案发现场。.png

2022年9月28日案发现场。(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大批警察不让王家亲友旁听


       案件于2023年10月26日,在咸阳区秦汉新城西电四公司家属院幼儿园一楼开庭。幼儿园内外布满警察,不让围观群众靠近,王家亲友前来旁听也被挡在铁门外。


视频2023年10月26日,咸阳王小刚“正当防卫”一案开庭,法庭冲突不断……........】


       该案件被分成两案,当天在同一法庭由同一班法官审理。开庭通知书上两场开庭时间仅相差一个半小时。第一庭却整整开了8小时,法官不让休息、吃饭。而第二庭的代理律师李性浩,在法庭外足足等了7个小时。


       当天在法庭外围观的网民金女士告诉记者,“开庭不久就看到法警架着83岁瘫痪的王英强出来,并将他弃置在幼儿园院子,暴露在太阳底下好几个小时。那么大的年纪就这样丢着不管。”


当事人王英强、律师王桂义被法庭驱离


       第一庭“马建军故意伤害(王英强)案”,开庭时间是10月26日上午9时,代理律师王桂义、法定代理人王小琴。


2023年10月26日,王小刚“正当防卫”案开庭,咸阳市渭城区人民法院出庭通知书(2023)陕0404刑初73号。.png

2023年10月26日,王小刚“正当防卫”案开庭,咸阳市渭城区人民法院出庭通知书(2023)陕0404刑初73号。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王英强案件的法定代理人王小琴对记者表示,“我父亲因为刚开庭就听到审判长刘岩(对案情)胡说八道,他抗议了二句,刘岩就说我父亲扰乱法庭秩序,将他强制带离。让我把父亲带出去。一到外面老人头晕了就滑躺地上。一直躺在那里没人管。”


       “王桂义律师因为提出审判长刘岩程序违法,要求渭城区法院刑事庭庭长刘岩回避,他不回避,也不准覆议。王桂义律师说回避是由你的院长来决定,不是你自己说了算的。然后刘岩就叫法警把律师驱赶出去,说是让他出去冷静冷静。”


       她说,“律师出来后向围观群众借了手机,因为我们的手机都被没收了。他给陕西省委着咸阳市渭城区的巡视组打举报电话。可能刘岩的助理听到了他给巡视组打电话,没过多长时间,又来叫律师进去继续开庭。”


       马永奎死亡案,根据西咸公安局找的鉴定机构,上面写马永奎的死因是,特重型颅脑损伤造成死亡。也就是说王小刚那一棒子把他打得颅脑损伤占他死亡的70%,他儿子马建军开车压过去只占死因的30%。


       该鉴定结果王家无法接受,于是王小琴另外请了一个有50年经验的法医团队做了一份学术报告,论证马永奎的死因。其鉴定结果与官方原鉴定书有着本末性不同,根据马永奎的病例上写的是多发性骨盆骨折造成大出血创伤性休克死亡,非因被打颅脑损伤而死亡。


       王小琴说,“王律师当庭指出,原鉴定错误的结论是经过多名法医论证出来的。刘岩说,你说的都是医学专用词,我们听不懂。你要再说这些词的话,我就再把你赶出去。就不让王律师说,不让他解释。”


       “我们提交了新的证据,证明马建军父子俩在案发前二天多次持刀上门的犯罪行为,刘岩渭城区法院刑事庭庭长和白宇峰检察官竟然说不采纳。


       “另外,公安提出的七八个证人都是马永奎亲戚,全部是伪证。王律师提出要传这些证人当庭作证,刘岩不同意。你既然有证人为什么不让这些证人出庭作证?”她说。


       从8月份开始,王桂义和李性浩律师都向渭城区法院递交了申请网络直播,但是都没核准。开庭当天,连旁听证都没给王家亲属,一庭6席的旁听证全都给了马家人。


       王小琴表示,“既然说是公平审理公平判案,为什么害怕人看,害怕人知道呢?就连围观群众都被他们围追堵截,暴力驱赶不让进来。派来大批警察不让群众进幼儿园。”


       “我父亲的案子从早上9点一直开到下午5点。到中午时王桂义律师提出给大家一个吃饭时间,渭城区法院刑事庭庭长刘岩不同意,说:‘要吃饭自己出去吃。’不让休庭。但是他们一会儿二个人出去,又进来二个人,就是轮着出去,是不是去吃饭不知道。”


       一个83岁瘫痪老人,在一整天滴水未进,一口饭没吃的情况下参与庭审8个小时。


       记者致电王桂义律师,他表示不愿接受媒体采访。


王小刚故意伤害案庭审 王小琴被法警架离


       紧接着下午5时30分开第二庭“王小刚故意伤害(马永奎)案”。代理律师李性浩、亲属辩护人王小琴,法定代理人王英强。而距原通知的开庭时间10月26日上午10时30分,已经过去7小时。


       王小琴要求给老人吃个饭,一名工作人员过来口头通知:“只给15分钟吃饭时间,5时30分开庭。”王小琴就在幼儿园门口跟别人要了一个馒头和父亲一人吃半个馒头后进去,迟到了几分钟,刘岩渭城区法院刑事庭庭长不让他们进法庭了。


       王小琴说,“合议庭给李性浩律师通知开庭时间是早上10点半,已经延迟了7小时,他们连给律师一句道歉的话都没有,而我们仅迟了几分钟就不让进去了。”


       “当时李性浩律师已经提前进去,因为他中午吃过饭了,过一会儿,他又从法庭出来了,我要过去问他原因,王敏法官叫法警把我堵住,不让我跟律师接触。然后就叫我跟我父亲进去,还说进去后不准我父亲说话。”


       进去后,王小琴看到王小刚穿着囚服,头发都白了,腰背痀偻着像个老头,被锁在椅子上,心里头很难过。


        王小琴说,开庭前一天(10月25日),李性浩律师到看守所会见王小刚,出来后跟她说:“王小刚变成植物人了”。他说,“我问王小刚你叫啥名字?王小刚没反应,问他你父亲叫啥名字,也不吭声,啥表情也没有,一点反应都没有。”


       李性浩律师说,王小刚已经变成植物人了,他既没有任何记忆,也没有受审能力了,再开这个庭已经没有价值了,他只不过是一个道具。王小刚都没有回答问题的能力了,我如何给他辩护?


       “所以,我就跟律师说,你进去看如果王小刚真的成为植物人了,你就跟法官说我把你解聘了。当时律师跟我说了一句话:‘我全国各地办案子,没有办过像渭城区法院这么黑的案子。’”


       为了印证律师说的,王小琴在法庭上就叫了一声:“王小刚”,他一点反应也没有,她不死心又叫了一声:“王小刚”。“当时咸阳市渭城区法院刑事审判庭庭长刘岩就喝斥我:‘不准说话。’”


       “我叫第二声时,我哥仅仅是头微微的侧了一点,两眼还是发直,一点回应也没有。我看到这一幕,心里整个崩溃了,我就说:‘白宇峰检察官、王敏法官,我多次给你们写变更强制申请书,你们不同意,还撒谎说王小刚身体状况一直很健康。’”


       王小琴由于情绪过于激动,被法警强行架出法庭,被按在法庭门外一张椅子上,四名法警把王小琴的两只手腕反扭到背后,左右各两个法警抓住她的肩膀,王小琴被七八个法警把她控制在门口动弹不了。


       王小刚案因为没有其他辩护人了,合议庭被迫休庭。


代理律师被司法局关注


       王小琴称,10月30日下午,王桂义律师电话中告知深圳司法局来电话可能要约谈他,具体原因不明,猜测是被渭城区法院投诉了。而李性浩律师刚接王小刚案件时,也被投诉到福建司法局。


       王小琴说,“10月26日开完庭,我和王律师在整理资料时,刘岩(渭城区法院刑事庭庭长)往外走到王律师旁表情恶狠狠的对王律师说:‘你刁难我不是一回二回了。’我不明白一个律师只不过是坚守了法律底线,怎么叫刁难他了呢?”


       “王律师第一次来找阅卷的时候,刘岩百般的刁难,本来一天就能调的卷,他三天才调完。本来刘岩渭城区法院刑事庭庭长不给调,王律师说你不给我调的话,我只能在微博曝光你。在这种强况下才给律师调卷,而且还给律师做笔录,律师又不是犯罪分子,你有啥权力给律师做笔录!”


       “律师要跟法官沟通案件,给刘岩打电话,他不接,或接了就挂断,去找他也不见,是谁刁难谁呀?”


       “我给法官打电话也是不接,去找他也不见,偶尔能见一回,还要找二个法警给我搜身,看我是不是带了录音、录像的东西,谈话中还叫两个法警坐在我跟前。”她说。


律师质问:这个社会的问题究竟出在哪里了?


       王小刚,47岁,是西北电力建设第三工程公司的正式职工,2007年因工伤的劳资纠纷,导致王小刚患上精神病须靠药物控制。多年来他的工资及其它应得收入至今未获补发,养老金也被停缴。他的父亲王英强替他维权上访被打致双脚残疾,母亲死亡。


       王小刚工伤案子16年没有解决,王小琴说,“压案的是省厅的一位雷姓领导。如果没有幕后黑手操作,法院敢这样明目张胆地办这个案子?”


       2022年9月26日,王小刚和父亲王英强去葛洲坝火电三公司上访。第二天(9月27日)维稳人员马永奎提着刀到王家来闹事,当天被邻居拉架,警察也出警了,没闹成。9月28日早上马永奎又提着刀到王家院子来,结果被他前来助势的儿子开车辗压后死亡。


       马永奎之所以频频来闹事,王小琴说,“因为马上10月份中央要开二十大了,到了维稳的敏感期了,这应该有很大关系。”


       王桂义律师10月28日在其微博以《寸步难行的正当防卫》为题,谈到王小刚案,“正当防卫”已经困难到在自家院子里反击,也无法认定。


       他说,正当防卫”不仅在《刑法》里面有规定,而且也有其它专门的规定,我们在对死者同情的时候,更不能否定王小刚的正当防卫,这是法律赋予的权利,必须坚守,没有退路可言。但是,无论何种情形的发生,想要认定“正当防卫”比登天还难。这个社会的问题究竟出在哪里了?


网友评论

推荐阅读

微视频|湖南湘西龙山县多名城管殴打商户,现场画面曝光   2024年6月15日,湖南湘西州龙山县数名城管人员与商户发生肢体冲突一事引发关注。因遮阳棚下摆摊问题,城管队员与多名商户发生口角或冲突,他上前劝阻冲突时被多名城管队员按倒在地围殴,周围民众前来劝阻。 【详细】

突然爆雷!“养羊理财平台账上已... | 微视频|蒙河水库占承包林地,山... | 浙江第一大华侨之乡青田县当过4...

公平竞争审查条例(国令第783号)   《公平竞争审查条例》已经2024年5月11日国务院第32次常务会议通过,现予公布,自2024年8月1日起施行。 【详细】

国企央企大规模财务造假,专家:... | ST爱康锁定面值退市 27万股... | 中国车企极氪上市后首份财报 净...

相关新闻

  • 暂无相关信息!
  • 关注正义反腐网微信

    关注正义反腐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