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首页> 执法腐败> 执法犯法> 浏览文章
贵州安顺一派出所副所长张磊打死村民 见人不死又补了一枪
时间:2010年01月17日 作者:郎清湘  新闻来源:重庆晨报

案发现场,左为死者郭永志,照片显示,其左胯部和头部中弹部位,血液流在地上。群众供图


案发现场,死者不远处放着生前赶场采购的物品。群众供图


        14日,公安部派员抵达贵州,调查安顺市关岭自治县坡贡派镇派出所副所长张磊12日在街头打死村民郭永华和郭永志案,目前公安部专家已经抵达现场。


        这个仅有三个民警的贡派镇派出所,最大的领导两年前调到该所任副所长张磊。


        对于案件中的众多疑点,当地警方人士称,仍在调查。记者15日在该所看到,有多名民警在现场。


  记者15日联系了安顺市政府新闻办负责人马主任,但对方坚决不承认其是马主任,并拒绝接受记者采访。


  据相关渠道消息,当地政府13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的通稿由警方提供,但对纷至沓来的众多质疑,当地政府对警方的不细致大为恼火,已要求警方提供更加确切的信息,准备在打算召开的第二次新闻发布会上对媒体使用。


  据了解,由于该案疑点重重,北京的律师决定为死者家属提供无偿法律援助,督促当地政府查明事实真相。


  派出所副所长开枪细节回放


    1月12日,贵州关岭自治县坡贡派镇,赶场买东西的尧上村吊井组村民郭永华和郭永志被派出所副所长张磊当场击毙。


    案件发生后的19个小时,安顺市政府迅速召开了一个没有任何案件细节的新闻发布会称,郭永忠和郭永华因打架袭警并抢枪被击毙。


    但多名目击者的言辞与官方的击毙村民原因截然相反;由于“被杀还背黑锅”,原本与官方达成协议的死者家属情绪十分不稳定。


    14日,公安部介入该起案件调查。


   谈朋友不成两家结怨


  官方通报称,贡派镇派出所是在接到群众举报街上有人打架的报警后,坡贡派出所副所长张磊带领协勤王道胜赶到现场。


  “打架”的双方是尧上村吊井组44岁的郭永忠和33岁的郭永华堂兄弟,与邻村村民代寸忠和两个儿子。


  “打架”双方早就认识,代家曾娶了郭家的女子,算起来还有点亲戚关系,但因为一个女孩,双方反目:


  一个月前,郭永华在凯里市打工的侄子郭洪松托人向邻村的小静提亲,在得到小静应允见面后专程回家,但在两人相见之后,小静却与代家的小儿子小涛私奔。随后,郭永华出面提出让代家赔偿郭洪松的误工损失及往返车费等,经过几番争吵,郭永华甚至还摔了代家一瓶酒后,1月7日郭家拿到了代家的1360元赔偿款。


  此事原本已经结束,但5天之后,却发生了双方在街头吵架,并导致郭家兄弟被当场击毙的恶性案件。


开枪打死两村民的派出所副所长张磊。记者 郎清湘 摄


被派出所副所长打死的两个村民,家属已为他们搭建灵堂。记者 郎清湘 摄


       双方在街上差点起冲突


       官方没有对双方在街头如何打架作出详细描述。


  目击者郭永文是死者郭永华的堂弟,另一死者郭永志的亲哥哥,1月12日他与郭永志一起到镇上赶场。


  郭永文说,12日下午4点多,他和郭永华在镇上采集完生活用品准备回家,郭永华跨上摩托车,左手的手套刚戴上一半,右手的手套还握在手里。代家父子三人骑着一辆摩托冲到跟前。这时一旁突然出现一个李姓的青年,冲上来卡住他的脖子,随后郭永志和邻县村民陈祥荣也赶了过来,经过劝解后双方分开。


  郭永华当时对郭家人说,郭家和代家都是亲戚,应该把事情讲讲清楚,于是又返了回去。


   警察:跪倒,否则毙了你!


  身着便装的贡派镇派出所副所长张磊和穿警察制服的协勤王道胜,出现在了街头的双方“打架”现场。


  这距离双方发生争执开始的时间仅有几分钟。


  张磊要求双方到派出所去解决问题,郭永文回忆说:“郭永华不愿意去,我上前去拉郭永华,结果我被王道胜一把推倒在地。”


  另外一名目击者告诉当地电视台记者:当时警察一支手拿着枪,一支手抓住了郭永华的头发喊他跪下,后来就看见警察对着郭永华脚下打了一枪,当时地上都打出了火花,随后警察就对着他的头部又打了一枪,才把他打死的。


  在案发现场附近开店的小刘告诉记者,“当时我正出店门去银行打款,一出门被现场惊呆了。”他看到便衣警察张磊左手指着郭永华,右手正在掏手枪,嘴里高喊“跪倒,否则我毙了你!”这句话的声音特别大。随后听到对方回了一句:“我没有犯法,你不敢开枪。”


  此时,协勤王道胜突然用电棍将郭永华电击倒地。穿便衣的张磊也拔出手枪,先后朝着天空和地面各开了一枪,地上都蹦出了火花,接着便朝着郭永华的头部开了一枪,郭当场倒地。


  郭永华中弹的部位是左眼下方,这足以一枪致命,从枪口流出的血至少有1米多长,50厘米宽。身着藏蓝色上衣,脚穿解放鞋的郭永华直挺挺的躺在潮湿的街头。


死者郭永志的母亲抱着郭的9个月儿子(前),与死者郭永华的母亲(后)痛苦不堪。记者 郎清湘 摄


家属用手机拍摄的图片显示,郭永华被派出所副所长张磊开枪打死后,有人用砖头砸死者脑袋,脑袋上留下被砖砸痕迹。记者 郎清湘 摄


       见人不死又补了一枪


       目睹郭永华倒地之后,堂弟郭永志对开枪的张磊说,你们是执法机关,不应该开枪。


  “我家兄弟说着话就走过来拉着警察(张磊),张所长又砰的一枪朝着郭永志的肚子(左腿胯部)开枪,当时就打倒了。”郭永文说。


  另外一名目击者证实,郭永志看到郭永华被打死后就过来找警察评理,开枪警察又打了他一枪。


  但之后发生的事情更加离奇。


  中枪后,郭永志向路边不足一米的电线杆方向爬,边爬边说,哎呀,你们执法机关不能乱开枪啊。快带我去抢救……


  赶场的张丽在现场对张磊说,这个(郭永志)还有抢救机会,我们大家抢救,领导你们不要打了。


  张磊则用枪指着张丽说,你要搬尸体我们一枪把你打了。


  张丽吓的哭起来了。


  随后,“警察说,恩,那狗日的还不死啊,砰的一声又补了一枪。”郭永文说,这一枪从郭永志的后脑勺打入。而接下来,代家人用砖头拍在了郭永华的头部,给死者头部留下了一条痕迹。


   村民:警察拿枪抵着我


  中枪毙命的郭永志趴在地上,按照当地风俗,很忌讳尸体趴在地上,于是哥哥郭永华试图去翻郭永志的尸体,却被张磊用枪抵住了头部。


  与郭永志一起赶场的邻县人陈祥荣向记者证实:我是背一个背篓买了东西准备回家,“派出所这个警察(张磊)就拿枪抵着我,然后给我扣了一枪。(枪怎么没有打响)我就搞不清楚。”


  目击者说,“当时没有子弹了,如果有子弹,他(陈祥荣)也就没有了。”


  多位目击者称,事发后,张磊朝着围观群众挥了挥手,留下“大家都看着的,到时帮我作证。”这句话后离开了现场。


  消息人士称,张磊回去后,直到县局来人,这段时间一直处于失控状态,而且张的手枪里还有三颗子弹。但该消息没有得到官方证实。


当地政府在案发次日,与死者郭永志家属达成的补偿35万元协议。官方称,两名死者的70万元补偿款来自县财政。记者 郎清湘 摄


      警察击毙村民事件七大疑问待解


      警察张磊开枪打死两名村民案,随着当地人的质疑,诸多疑问开始浮出水面。


  袭警抢枪?


  当地政府在新闻发布会上说,这起案件是因为郭家兄弟在民警正常执行公务时,暴力袭警并公然抢夺民警佩枪,被子弹击中死亡。


  而在案发后的第一现场当地众多人围观,民众纷纷询问目击者:(死者)是不是同警察打架?“没有打架!绝对没有打架!他们的手都没有接触到!”目击者回答得斩钉截铁。


  此外,案发现场的视频显示,死者郭永华右手还攥着没有来得及戴的白色线手套。


  据了解,案发现场的调查人员均来自关岭自治县。


   4枪还是5枪?


  官方的新闻通稿中,没有对张磊开了几枪的介绍。目击者说是开了5枪,第一枪冲天,第二枪打在地下,第三枪打死郭永华,第四枪和第五枪打死郭永志。


  但关岭自治县公安局梁副局长坚称,事发时张磊共发射4发子弹,两次鸣枪警告后,仍然发生继续“抓扯”,张磊其后两枪分别射中郭永华和郭永志。对于郭永志身中两枪,梁说“不可能”。


   开枪警察被调查?


  开枪打死两名村民后,张磊走回派出所。官方新闻发布会说,张磊接受调查,检察机关同时也介入调查。


  但在15日上午11点,记者竟拨通了张磊的手机,“张所长吗,我这里有事,要报警。”张磊回答说,“我现在已调离坡贡镇,你打派出所电话。”并随口说出了电话号码。


  显然,在一人造成两起命案后,官方对张磊的如此调查确实令人费解。


   为何动用武警?


  案发当晚,当地政府曾调集两车武警,和七八辆小车的警方人员堵在前往坡贡镇的收费站路口的路上。


  公安部部长孟建柱曾在贵州瓮安事件后指出,在处置群体性事件中必须坚持慎用警力、慎用武器警械、慎用强制措施的原则。


  死者家属郭永文称,在赔偿款的谈判上,之所以从75万降到35万,原因在于他们发现在镇路口有大批警力,他们担心被强行抢走尸体。


  媒体记者说,他在案发后第二日前去现场的路上,遇到了上述包括武警在内的警力。


   赔款为什么是镇政府?


  两份盖有坡贡镇人民政府公章的《补偿协议》显示,张磊在坡贡街上持枪打死村民郭永华、郭永志,协议一次性赔偿两名死者各35万元,前提是给3万元安葬费,其余32万要在17日将死者安葬之后才给。官方签字人是坡贡镇镇长吴昕,在场见证人中有坡贡镇党委书记罗兴平的签字。


  坡贡镇党委书记罗兴平16日告诉记者,根据县政府尽快安葬尸体的要求,镇里向县财政借款75万元作为赔偿款。


  按照有关规定,公安机关的赔偿费用应由公安机关出面赔偿,但在该事件中,当地政府越俎代庖的行为令人不解。


   死者家属情绪稳定?


  当事双方在13日凌晨6时,从75万/每个死者的价码谈到35万/每个死者赔偿额后,上午11点,官方就召开新闻发布会就盖棺定论:死者是袭警抢枪被击毙,死者家属情绪稳定。


  而在当晚,死者家属听到死亡原因后,异常愤怒,他们认为,死者是清白的,不能让死者背黑锅,否则死者的孩子以后无法做人。


  原本打算17日18日两天安葬死者的计划也被官方的定论打破,家属要求,当地政府公开赔礼道歉,查清事实真相,否则将抬棺鸣冤。


   连毙两人合法吗?


  在我国,除军人和特殊保安以外,警察是唯一合法持有枪支的群体,警察使用枪支时有严格的限制。


  《人民警察使用警械和武器条例》规定,“ 人民警察遇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立即停止使用武器:(一)犯罪分子停止实施犯罪,服从人民警察命令的;(二)犯罪分子失去继续实施犯罪能力的。”


  公安部《公务用枪管理规定》,有下列情形的不得使用枪支:处理一般治安案件、群众上访事件和调解民事纠纷;在人群聚集的繁华地段、集贸市场、公共娱乐及易燃易爆场所;使用枪支可能引起严重后果时。


  有资深律师指出,如果陈永志身中两枪属实,当事警察应当构成故意杀人罪或故意伤害罪。



网友评论

相关新闻

  • 暂无相关信息!
  • 关注正义反腐网微信

    关注正义反腐网微信